待诊时间 08:00 - 20:00

屡接肝胆胰脾高难度手术 邻省病友慕名来汉点医生 “小切口”医生凭精湛手术圈“铁粉”

更新日期:2017-08-02 发布者:袁莉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胆总管被石头堵死,想要把最细的胆道镜送进去都异常艰难,武汉市第六医院(江大附院)肝胆外科主任袁林带领团队克服重重困难,在微创下成功清石。

    独居爹爹在家滑了一跤,肚子痛得厉害,检查发现肝脏上惊现一个足月婴儿头大的瘤子,已经破裂。打开腹腔,腹腔的积血像“高压水枪”一样直往外飙。经过2个多小时的紧急手术,袁林终于把出血近4000毫升的爹爹从死亡线上抢了回来。

    昨天,记者在武汉市第六医院见到袁林时,他趁着两台手术的空档,正忙着准备6月17日“全国肝胆胰脾空中课堂”的发言稿。作为人才引进到市六医院一年来,袁林和他的团队拿下了近70台高难度高风险的肝胆胰脾手术,在全国肝胆外科各大学术交流会上频频亮相。因出血少、中转率低、术后并发症少、住院天数明显缩短,圈了越来越多的“粉”,不少邻省病友慕名专程来汉点袁林手术。

    今年年初,武汉儿童医院28岁的张护士因胆管结石反复发作住进了市六医院。袁林在腔镜下给她做了胆囊切除和胆总管切开胆道镜取石手术,第4天她就出院回到了工作岗位。

    最细的镜子和胆管一般粗

    胆管内“走钢丝”清除堵塞结石

    54岁出租车司机高师傅胆管结石反复发作,右上腹疼痛5年多,每次不疼了他就懒得再管。5月底,他再次腹痛伴高烧被急诊收治入院。B超和核磁共振检查发现,胆囊和胆总管里有十多个大大小小的结石,将胆总管堵得水泄不通。必须尽快将胆囊切除,切开胆总管取石。

    袁林介绍,一般情况下,40分钟内就可以将胆囊剥离切除并清除结石。可高师傅的胆总管十分特殊,胆总管堵满了结石但却没有扩张,只有0.6厘米粗。棘手的是,最小号的纤维胆道镜的直径也有0.6厘米,想要把镜子顺利送入胆总管内,难度极大。

    袁林小心翼翼地从结石的缝隙中,将胆道镜慢慢推入到胆总管内,将结石成功清除。放置引流管犹如“走钢丝”,缝合过多易引起胆总管狭窄,缝合过少又容易“胆漏”,他凭借丰富的经验解决了难点。5天后,高师傅就出了院。

    一跤摔破巨大肝肿瘤

    2小时救回出血4000毫升的爹爹

    63岁的纪爹爹家住循礼门,5月22日晚上8点,腹痛的他被女儿送到市六医院急诊科。女儿告诉医生,父亲患有多年的胃溃疡,担心是胃穿孔。

    急查CT发现,纪爹爹并没有胃穿孔,在他的肝脏上发现一个足月婴儿头大的瘤子,很可能是肝癌。医生反复追问,女儿透露父亲早年感染过丙肝。

    “肝肿瘤很可能与他多年的丙肝关系密切。”袁林告诉家属,术前穿刺时抽出大量鲜血,肿瘤很可能已经破了,如不马上手术,随时都可能丢命。当晚9点,纪爹爹被紧急推入手术室。刚一打开腹腔,血像就“高压水枪”一样飙到了手术室的天花板上。

    经过2个多小时的紧急手术,袁林才把爹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肿瘤被完整剥离切除,术中输血4000毫升。

    不忍开腹切脾摘瘤

    腔镜下一一剥离切瘤保脾

    胰腺长了瘤子,因下方有着丰富的血管,在腔镜下剥离难度极大,而开腹切脾摘瘤又太可惜。是开腹还是腔镜?家属陷入了两难。

    58岁的马师傅家住汉阳琴断口,今年年初开始低烧,频发肾绞痛,一直当肾结石治疗。五月初,马师傅住进了市六医院,增强CT发现在他的胰腺尾部有个瘤子,袁林建议尽早手术切除。

    一般情况下,需要开腹将脾脏和胰腺都切除。但马师傅的脾脏功能是正常的,同时它还是重要的免疫器官和血液储蓄器官,反复权衡之下,袁林决定为他实施腔镜下的保脾胰体尾切除手术。他在腔镜下,将瘤子靠近血管的部位一一细细分离,3个多小时后,将枣子大的肿瘤完整剥离,仅出血50ml。

    记者了解到,80%的胰体尾手术都会有不同程度的“胰漏”,马师傅的手术非常成功,第二天就能进食,腹疼发热症状消失。袁林透露,胰体尾肿瘤早期治疗意义重大,后期无需放化疗,只用定期随诊复查即可。

    目前,市六医院肝胆外科开展的镜下胆囊切除术、胆总管探查术、肝肿瘤切除、巨脾切除、门奇断流治疗门脉高压症、胰体尾肿瘤切除术;开腹选择性肝血流阻断肝切除、半肝切除、肝三叶切除、巨大肝癌逆行切除、胰十二指切除术等手术水平均位于市级医院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