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诊时间 08:00 - 20:00

《武汉晚报》2019年3月29日报道:“能被病人需要是件很快乐的事”

更新日期:2019-03-29 发布者:袁莉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刘涛的病人朋友多,在武汉市第六医院(江汉大学附属医院)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的士司机、摆地摊的、开电梯的、做保洁的……刘涛的“朋友圈”中,社会各个阶层的人都有。只要别人找到他,刘涛从来都不推辞。当医生33年,他没少为这些朋友“麻烦”过自己的同事、同学。 只要有时间,刘涛都会亲自把病人领到诊室。若是没空,他也一定会在电话里提前打好招呼。“很多病人都是找我看过几次病后就成了朋友。”刘涛说,只有帮病人解决了病痛,病人才会从内心认可你,信任你。“这份信任很珍贵!能被病人需要是件很快乐的事情。”

坚持30年为患者上门换尿管

2月13日早上8点,80岁的武老师安详地闭上了眼睛。“如果没有他,老头子活不了这么多年,他是我们全家的恩人。”瘫痪在床31年,武老师的老伴袁老师最想感谢的是武汉市第六医院泌尿外科的刘涛主任。

家住苗栗路的袁老师和武老师是武汉六中退休老师。1989年,武老师突然高位截瘫,跑遍了医院都没查出原因。长期卧床,身上长了好几个褥疮,熟人找到六中毕业的刘涛,请他上门帮忙看看。刘涛去了一看:武老师身上烂出好几个鸡蛋大的洞。

如果不及时清创换药,让伤口尽快愈合,一旦发生感染,后果不堪设想。每天下班后,刘涛都会带着药品赶到武老师家帮他清创换药,一次要花上1个多小时。两个月后,伤口终于长出了粉红色的肉芽。

这些年,褥疮好了烂、烂了好,反反复复。“我们去一趟医院不容易,每次老伴一有不好,我们就把刘涛医生喊过来,他从不推辞。”袁老师清楚地记得,2000年老伴身上长了个碗口大的褥疮,深可见骨,别家医院都说没办法。在刘涛科里住了半年,再忙他都亲自换药,伤口居然长好了。

因神经受损,武老师的大小便全都要人帮忙,泌尿系统经常感染发炎。每个月,刘涛都会按时上门更换尿管,为他冲洗膀胱,一跑就是30年。

1月20日,武老师因严重的肺部感染和胸腔积液住进了武汉市第六医院重症监护室。病情稍稍一缓解,武老师就闹着要转到刘涛的科室。家人拗不过,只好依了他。“老伴心里清楚自己时日不多,他是想在刘涛科里度过最后一段时光。”袁老师红着眼说,能遇上刘涛这么好的医生,是一家人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一到时间就打电话提醒我复查”

“生病几十年,医生见过不少,能一直保持联系的只有刘涛一个,他热心快肠没架子。”说起刘涛,68岁的赵猛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

1986年,赵猛因胆囊炎住进了市六医院外科病房,隔壁病床住的就是踢球伤了眼睛的刘涛。爱交朋友的刘涛,很快就和赵猛熟络了起来。赵猛爱吃,烧得一手好菜,刘涛经常被他喊到家里吃饭。常年肥甘厚腻重油的饮食,赵猛患上了糖尿病。生病后依旧管不住嘴的他,多次因糖尿病酮症酸中毒被送到武汉市第六医院急救,每次都是刘涛找人,将他救了回来。在他住院期间,每天下班刘涛都会绕到病房去跟他做“思想工作”,劝他管住嘴。从1995年至今,每隔一段时间赵猛就会接到刘涛督促他复诊的电话。

家人亲戚生病了,赵猛第一个想到的是刘涛;街坊邻居生病了,赵猛第一个推荐的也是刘涛。“他不仅帮忙找人,还把招呼打到位。”经常给刘涛找麻烦,赵猛有些不好意思。他说,不管生人熟人,只要找到刘涛,他都会竭尽全力给予帮助,很容易让病人亲近。

“很多病人一来就要求医生开好药,刘涛经常会跟病人做工作,推荐既能治好病,价格又便宜的药物。”在赵猛眼里,刘涛从来都是站在病人的角度来考虑。

给病人看病严遵“三少”原则

给病人看病,除了帮病人精打细算外,刘涛还严遵“三少”原则:让病人少花钱,少花时间,少受一次苦。

5天前,39岁的王先生找到了刘涛。检查报告显示:双侧肾脏结石,右侧肾盂有一个2厘米的石头,左侧肾盂全部被结石塞满了。王先生跑了好几家医院,都被告知要做两次手术。刘涛仔细研究病情后认为,虽然“二合一”手术风险很高,但在主刀医生可控范围内。他果断地采用一次性手术,将王先生两侧结石顺利取出。

以前科里做敏感部位的手术,打麻药用的都是通用的7号针头,一次可以抽10毫升麻药,医生方便了,但是病人总喊疼。10年前,刘涛将针头换成了5号皮试针头,扎的还是同样多的部位,但每次只能抽1毫升麻药,医生麻烦了不少,但病人的疼痛却明显减轻了。刘涛总跟科里的年轻医生说,做医生一定要有同情心,只有把病人的病痛放在心上,才会主动想办法为病人减轻痛苦。

妇科主任张帆是刘涛经常找“麻烦”的医生之一。“每次他都想的是怎么能方便病人。”张帆告诉记者,交现金住院的病人,能在门诊完成的检查,刘涛一定会在门诊做完检查后再让病人住进来,既节约钱又节约时间。遇上经济不宽裕的病人,他带病人来的时候,一定会跟医生多交代两句,麻烦大家多关照。

找刘涛看病,不需要托人找关系,只要病人提出要他帮忙做手术,刘涛都是一口答应。“病人相信你,才愿意将性命托付给你。”在刘涛看来,能被病人需要,是最让他快乐的事。

甘愿为病人冒风险解除病痛

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杨智告诉记者,跟刘涛同事20余年,他对患者从来都是轻言细语,面对患者的要求从来都尽其所能地满足。

“我不想再带着尿管生活下去,太痛苦了!”93岁褚爷爷患有严重的前列腺增生,以前他懒得看医生,多年的保健品吃下来,病情越来越严重,排尿困难还出现了尿潴留。为高龄患者做手术,风险很大。看着老人痛苦的样子,刘涛决定冒险为其手术。凭借娴熟的技艺和丰富的临床经验,不到1个小时就将褚爷爷增大的前列腺完整切除。术后,能自行排尿的褚爷爷竖起大拇指,对刘涛团队赞不绝口。

42岁的张先生是一位艾滋病合并肾盂结石的患者,多年来反复感染,苦不堪言。经多方打听,他找到了刘涛。是微创取石还是开放式取石,刘涛犯了难。微创取石虽暴露风险小,但一次手术很可能无法将结石彻底清除干净;开放式手术效果好,但术中医生有暴露感染风险。权衡利弊后,刘涛决定选用病人预后更好,清理更彻底的开放式手术。两个小时的手术,全程几乎没有出血,结石被彻底清除。

“只要做手术就有风险。想想病人的预后,或许就愿意排除万难为他手术治疗了。”刘涛经常跟下级医生说,当医生就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一切从病人的利益出发,甘愿为病人冒风险,解除病人的病痛。(记者刘璇 通讯员袁莉 刘望 罗瑶)

媒体链接:http://whwb.cjn.cn/html/2019-03/29/content_12447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