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诊时间 08:00 - 20:00

《武汉晚报》2017年12月6日报道:市六医院牵头64家医院成立“湖北呼吸病血管介入联盟” 呼吸科医生治肺血管病更有优势

更新日期:2017-12-07 发布者:袁莉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本报记者刘璇 通讯员袁莉 刘望 罗瑶

6年来,救治了咯血、肺肿瘤、肺栓塞、肺动脉高压等呼吸系统肺血管疾病患者近千例,年手术量达200台,创下了一天最多做6台肺血管介入手术、一次最多栓塞16支异常血管的纪录。作为“呼吸病血管介入诊治中心”、“咯血中心”的武汉市第六医院(江汉大学附属医院)呼吸内科,目前是全国第三家、湖北省首家由呼吸内科专科医生开展呼吸病血管介入治疗的科室。

市六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李承红介绍,人的呼吸系统由气道和肺组成,里面的血管阡陌纵横。遗憾的是,呼吸科临床医生关注更多的是一些常见的呼吸道疾病,比如慢阻肺、哮喘等,而在肺血管疾病中关注较多的只有咯血和肺栓塞,其他的肺血管病一直是诊治的“盲区”。

近年来,肺血管病的发生率持续攀升,但全国能系统、正规开展治疗该类疾病业务的专科却寥寥无几,缺乏连续、合理、长期的诊疗计划。李承红主任介绍,大部分肺血管疾病的患者首诊都在呼吸科,呼吸科医生掌握着“第一手资料”,在肺血管病的诊治上更有优势。

今天,武汉市第六医院(江汉大学附属医院)牵头联合全省64家医院组建“呼吸病血管介入联盟”,医院将以特色专科技术力量为支撑,以专科协作为纽带,建立“上下联动、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医联体新模式,为老百姓提供更优质、更便捷的医疗服务。

咯血最多

中年“老烟枪”大咯血 失血量超过身体的一半

“我们曾经接诊过的一位咯血量累计达到3000毫升的患者,失血量超过身体的一半。”呼吸内科介入组李发久医生告诉记者,这是他从医以来碰到的咯血量最大的患者。送到医院时,患者已经昏迷休克,血压低至80/50毫米汞柱,心率110次/分,血色素只有5克。

大咯血的秦先生年仅42岁,有15年的烟龄,患上肺结核3年,依旧烟酒不离手。今年9月初,秦先生持续高烧39℃,突然口吐鲜血,在家附近医院治疗无效后,被转送到武汉市第六医院呼吸内科。检查发现,在他的右上肺的肺动脉上有一颗蚕豆大小的假性动脉瘤破裂,汩汩地正在往外冒血。

必须尽快将血止住!李承红主任马上组织血管介入团队李发久、朱紫阳等医生进行详细评估和术前讨论,决定“兵分两路”:一边为秦先生输血,一边用支气管动脉和肺动脉双入路的血管栓塞术止血。他们先用栓塞剂将6支破裂的支气管动脉逐一栓塞,再将弹簧圈送入到肺动脉假性动脉瘤,顺利将血管瘤“夹闭”。

李承红介绍,肺动脉假性动脉瘤如同一颗“定时炸弹”,外界任何细微的变化,比如咳嗽、大笑、血压波动等都可能“引爆”导致大咯血,甚至危及生命。据了解,武汉市第六医院是省内率先开展“肺动脉假性动脉瘤”治疗的综合性医院,也是极少数可以开展“肺动脉假性动脉瘤”栓塞止血的医院之一。

最凶险

八旬婆婆气管被鲜血“封堵” 连续五小时抢救堵住漏点

“市六医院呼吸内科的医生真厉害,我在其他医院都没有找到出血部位,没想到被你们找到了。”不久前,一位头发花白的太婆坐在病床前对呼吸内科医生赞不绝口,其女儿全程录下发到朋友圈被刷屏。视频里的婆婆面色红润、说话清晰,已经能扶着推车下地行走。几天前,她曾与死神擦肩而过。

一个多月前,84岁的陈婆婆因大咯血窒息在一家综合医院重症监护室治疗十多天,一直找不到出血的原因。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女儿找到了武汉市第六医院呼吸内科李承红主任的团队。住院期间,陈婆婆再次发生大咯血,很快口唇发紫,出现窒息。气管插管、心电监护、上呼吸机……内镜组王小江医生立即行床边支气管镜检查,一下到气管,大家倒吸了一口凉气:气管里被咯出来的鲜血灌满,婆婆随时可能窒息丢命。

王医生一点一点地将气道里的瘀血清理干净,2个多小时后,陈婆婆的病情稳定下来。如果不能尽快找到出血点,渗出的鲜血还会再次将气管“封堵”。血管介入团队的李发久、朱紫阳两位医生立即为她进行了血管介入手术。

他们在DSA的引导下,仔细寻找每根可能破裂血管的位置,精准定位到四处出血点,再用栓塞剂将破裂的血管一一栓塞,2小时后成功将出血点堵住。最后,王小江医生再用支气管镜清理气道内血痂,最终将陈婆婆气道疏通,术后再也没有发生咯血。

李承红主任介绍,呼吸内科大咯血紧急救治绿色通道24小时开通,病人随来随治,保证了对急性大咯血的紧急快速救治。每年呼吸内科治愈咯血患者200余例,外地慕名而来的病人约一成左右,即时止血率高达98%。

最立竿见影

爹爹久咳不愈查出晚期肺肿瘤 “局部灌注化疗+全身静脉化疗”肿块缩一半

在全世界范围内,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已跃居恶性肿瘤首位,五成以上的患者来就诊时已经到了晚期。面对来势汹汹的肺癌“杀手”,市六医院呼吸内科使出浑身解数,打“组合拳”与肺癌对抗。

64岁的廖爹爹从年初开始就咳个不停,以为是受了凉,自行按肺炎治疗了三个多月,咳嗽还是反反复复,并出现胸闷、喘气症状。在朋友的推荐下,廖爹爹找到市六医院呼吸内科,经过支气管镜活检,确诊为肺癌晚期,已经失去了外科手术的机会。

李承红主任组织肺血管介入团队和肺癌团队“量体裁衣”,为廖爹爹制定了个性化的化疗方案:支气管动脉局部灌注化疗+全身静脉化疗,使部分化疗药物通过导管直接“灌注”到肿瘤内,将肿瘤的供血血管栓塞,达到“饿死”肿瘤的目的。坚持做完六个周期的化疗后,廖爹爹的咳嗽明显好转,检查发现肺部肿瘤缩小了一半。

回家后,廖爹爹感觉身体好转,很快就将要定期复查的医嘱忘到了脑后。半年后,他的病情突然恶化,脸肿得像个包子,呼吸困难,喘不上气,廖爹爹再次找到了李承红主任。经肺部增强CT发现,原来是肿瘤再次长大,压迫了上腔静脉,导致头面部、双上肢血液不能回流。如果不能尽快疏通阻塞的血管,廖爹爹将有生命危险。

再次面对肺癌提出的挑战,肺癌团队和血管介入团队迎难而上。经反复评估后,决定实施“上腔静脉支架置入”治疗。他们在血管造影的引导下,准确找到上腔静脉阻塞的位置,随后在导管引导下精准置入上腔静脉支架,静脉造影显示上腔静脉回流恢复通畅。术后第二天,廖爹爹面部水肿消退。

李承红主任介绍,肺癌晚期并不等于宣判了“死刑”,患者及家属千万不要因为肿瘤已经发展到了晚期,或是因恐惧治疗带来的副反应而轻易放弃治疗,只要“量体裁衣”定方案,肺癌也会像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一样,达到“带瘤生存”的可能。

(李承红主任为患者体检)

媒体链接:http://whwb.cjn.cn/html/2017-12/06/content_5660723.htm